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张一鸣的韧性:出海艰难,全球化的梦想却从未停止

出海艰难,但张一鸣全球化的梦想却从未停止。

原标题:张一鸣的韧性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记者:赵东山

张一鸣曾被一个建筑工地的标语打动——“空间有形,梦想无限”。

这和他创业的很多场景和心境都契合:“很多时候,尽管条件是有限的,不管是办公空间小,还是语言不通,但梦想依旧可以很广阔,可以追求和创造非常大的事情。”

对于张一鸣来说,2020年也许就是这样的时刻:出海艰难,但全球化的梦想却从未停止。

今年8月,作为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站在了世界科技舆论的中心。站在他对立面的,是特朗普政府。张一鸣的压力可想而知。

如果说,以往考验张一鸣的是他在产品开发、人才选聘等方面的能力,那今年考验他的则是在公司治理和应对全球化风险上的能力。

放大格局,放小自己

美国方面9月18日发布了一份声明,包含了“下架令”和其他多项“禁令”,其中规定,11月12日以后禁止TikTok在美国境内提供互联网托管服务等多项技术服务。CFIUS已批准延长原定于11月12日生效的禁令期限,以达成解决方案。

暂时来看,张一鸣扛住了压力。更准确的表达是,张一鸣从来就没放弃过努力,他用自己的韧性为公司、投资者以及员工赢得了更多的可能。

特朗普政府禁令一出,在外界都替张一鸣感受到泰山压顶的时候,张一鸣并没有慌乱。从一开始他就积极施策,“争取最好的结果,不放弃任何可能性”,即便是当他面临辛苦挖来的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尔不得不退出以及Facebook借势落井下石,使当时的情形更加雪上加霜的局面时。

张一鸣都扛下来了。就像4年前,虽然表面上他在猎豹移动CEO傅盛面前吃瘪,但谁都不知道在他瘦弱的身板和隐忍的外表下,积蓄着多少能量。

当时,傅盛利用在musical.ly的一票否决权搞捆绑销售,意将猎豹投资的另外两款出海产品News Republic和Live.me搭售,结果,先于张一鸣接触musical.ly的快手创始人宿华不干了。

而另一边,张一鸣则耐下性子接受了傅盛的方案,不但买了musical.ly,还花8660万美元买下News Republic,并给Live.me投了5000万美元。后来,musical.ly并入TikTok后迅速壮大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而字节跳动的出海业绩也远超快手。

面对TikTok的危局,张一鸣在殚思竭虑的同时还不忘宽慰员工,“不要在乎短期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情;要有火星视角,格局大,ego(自我)小。”

放大格局,放小自己。这是张一鸣独有的表达方式,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同理心,且保持想象力。

迭代自我,更新认知

张一鸣喜欢各个学科中最本质、最务实、最准确的词汇和表达,甚至会有些咬文嚼字。他认为表达本该这样,因为“语言即思维工具,语言不清晰则思维混乱”。类似的张一鸣式表达还有,“延迟满足”“大力出奇迹”“务实的浪漫”等等。

张一鸣认为晒情怀不是浪漫,独立思考穿越喧嚣才是浪漫。同样的,有生命力是浪漫,面向未来是浪漫,拥抱不确定性是浪漫,保持可能性是浪漫。从创业至今,他一直在追求类似的浪漫。

在今日头条还非常简陋、信息非常少的时候,张一鸣就想象着头条的feed信息流连着一根智能的天线,天线连着无边的信息海洋,用户每一次上下滑动,就会从海洋取回此时、此刻、此地他最感兴趣的信息。

但实际上,在当时,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做推荐引擎技术的难度并不小。今日头条团队也都没有这方面的技术基因,担心会做不好。而张一鸣的态度是,“推荐引擎我们不会,但是我们可以学啊!”

在做抖音时,张一鸣想象着全屏的视频让手机变成一扇窗户,用户透过这扇窗户看到一个丰富的世界,而抖音是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的投影,感觉非常奇妙。但实际上,当时快手在短视频领域已经小有成就,产品、用户数据表现都很好,而张一鸣还是带领抖音团队实现了反超。

在过去,张一鸣通过AB测试和内部赛马等机制实现对产品研发和技术的复制和输出,如今他像打磨一款产品一样管理公司,同时他也在像做技术算法一样迭代自我和更新认知。

张一鸣常说自己很相信“延迟满足感”,但其实延迟满足感也常常会演变为永远没有满足感。正是这种反馈机制的驱动下,字节跳动不断地去寻找下一个更大的满足感。从图文信息到短视频领域,从智能推荐到搜索引擎,从机器流量到用户社交,从国内到海外。

根据字节跳动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与此同时,字节跳动的办公地址遍布全球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员工超过6万人。

即便在今年出海业务最难的时刻,张一鸣依然坚信,“字节跳动要做一个值得信任的全球公司,在一个巨变的时代,更值得为之努力,这本身也是一段有挑战、有意义的旅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网址_[信誉网站] » 张一鸣的韧性:出海艰难,全球化的梦想却从未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