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Arm中国董事长首次回应”夺权风波”:Arm无权罢免我

观察者网·大橘财经讯(文/吕栋 编辑/尹哲)今年6月,Arm中国爆发的“控制权之争”引发业界关注,涉事双方各执一词。僵持近半年无果后,事件中心人物——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首次出面发声。

11月28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吴雄昂就“夺权风波”接受采访时表示,Arm与其中国合伙人厚朴投资,无权罢免他Arm中国董事长兼CEO的职务。

在采访中,吴雄昂还否认其个人投资受益于Arm低价许可的企业存在利益冲突。他在为自己的“夺权”行为进行辩护时称,Arm和厚朴都知道并支持他的计划。

在此之前,吴雄昂名下一只1亿美元的投资基金所引发的“利益冲突”,被外界认为是Arm及其投资方与吴雄昂产生矛盾的根源。

《金融时报》报道截图

“罢免决议无效”

“从一开始就被讨论并向董事会披露,我们得到了支持。”吴雄昂在谈到他的个人投资基金“Alphatecture”时表示。

但《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报道,2019年11月,吴雄昂曾要求Arm中国董事会批准设立Alphatecture,但未获通过。

随后,吴雄昂私自启动了该基金。

而观察者网梳理发现,Alphatecture成立于2019年7月,实控人为吴雄昂(Allen Wu),该基金旨在投资中国创新性的科技初创企业,尤其是与Arm技术相关的企业。

今年6月,Arm中国董事会突然宣布以7-1的投票结果,罢免吴雄昂Arm中国董事长兼CEO一职。

吴雄昂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当时,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吴雄昂之所以被罢免,是因为成立一家与Arm公司及Arm中国自有业务相互竞争的投资公司——Alphatecture。

这种说法似乎得到软银董事长孙正义、Arm公司CEO西蒙·塞加斯的证实。

二者在发给厚朴投资董事长方风雷的文件中表示,吴雄昂因为违约问题、决定和建立Alphatecture基金被免职。

而吴雄昂在此次采访中透露,他曾与厚朴投资达成一项协议,双方必须在所有涉及Arm中国的重大事项上保持“步调一致”,因此投票罢免他的决议无效。

“这是我们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之一。”吴雄昂认为,Arm中国召开董事会会议的程序不正确。

不过,厚朴投资的法律顾问表示,其与吴雄昂达成的协议并未涵盖董事会决定。

Arm方面则称,Arm中国董事会“确定需要更换领导层,我们相信很快就会达成解决方案”。

2018年4月,中方投资人与软银集团签约成立Arm中国,合资公司由中方控股51%,其中厚安创新基金持股36%,Arm公司持股49%。

而厚安创新基金由中投公司、丝路基金、新加坡淡马锡、深圳深业集团、厚朴投资与Arm公司共同发起设立,由厚朴投资负责管理。

随后,Arm中国成为中方控股公司,Arm公司为第一大股东,目前持股比例稀释到47.3%。

而吴雄昂是Arm中国第一任执行董事长兼CEO,2004年加入Arm,并在2007年出任中国区销售副总裁,2013年1月升任为大中华区总裁。

“作为团队领军人物,Allen同大家一起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Arm生态和Arm中国有更好的发展。”在之前发布的联名信中,Arm中国团队曾力挺吴雄昂。

“成为英伟达收购Arm的绊脚石”

观察者网注意到,虽然吴雄昂身陷“罢免风波”,但他11月5日仍以Arm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的身份出席了2020年ASPENCORE全球CEO峰会并发表演讲。

《金融时报》指出,Arm未能在实际层面上完成罢免,吴雄昂目前继续拥有对Arm中国的合法控制权,这也将成为英伟达400亿美元收购Arm的绊脚石(stumbling block)。

吴雄昂拥有Arm中国16%的股权,成为问题的症结所在。

他认为,自2018年成立以来,Arm中国的价值已经增长五倍,至如今的500亿元人民币(75亿美元)。但他并未透露,是持有还是出售这些股份。

图片来源:Arm中国官方微信

而在“夺权风波”发生时,正值Arm和英伟达准备向中国市场监管机构申请批准收购交易的关键时刻,该申请需要Arm中国的配合及相关数据。

《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Arm和英伟达尚未向监管机构提交任何文件。其中一人透露,背后的原因是二者难以获得合资企业的控制权。

2019年,Arm中国营收年增长近50%,占到Arm全球IP业务的27%,2018年这一比例为20%。

与其他在中国成立分公司的国外半导体公司相比,Arm中国的特殊性在于,它不是单纯的“分销处”,而是一家完全独立的合资公司,自负盈亏。

“所有这些挑战都可以解决……人们有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吴雄昂表示。

与此同时,3名知情人士透露,新加坡国有投资集团淡马锡的全资子公司兰亭投资已承诺向吴雄昂的个人基金投资5000万美元。

报道指出,2019年,吴雄昂还曾联合Arm中国董事会的两名成员进行投资,其中一名董事会成员今年还寻求获得Arm中国的投资。

“董事会里没有人知道这些幕后的安排,”一名Arm中国董事会成员透露,“这里边有太多的利益交织在一起。”

《金融时报》拿到的融资文件显示,吴雄昂利用在Arm中国的地位吸引投资者,并让Arm中国员工管理该基金。

“吴先生在Arm中国的核心领导地位,可以确保我们的基金可以很好地获得Arm中国的价值链资源。”文件中写道。

吴雄昂则表示,投资合作伙伴是“我们行业的惯例”。

为证明Arm了解他的计划,吴雄昂还曾邀请外部律师Jason Cheng,简要展示了一些明显是来自董事会会议上的记录。

这些记录显示,Arm公司CEO西蒙·塞加斯(Simon Segars)曾对该基金予以积极评价,Arm中国董事会还“批准”向吴雄昂的基金投资3000万美元。

不过,一位接近Arm中国董事会的人士随后提供了一份似乎相同的文件,文件中用铅笔划去了“批准”一词,代之以“有待进一步探讨的想法”。

Arm方面称:“Arm中国董事会建议吴雄昂探索设立基金的可能性,但Alphatecture从未获得董事会的批准。”

(原标题:Arm中国董事长首次回应“夺权风波”:Arm无权罢免我)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网址_[信誉网站] » Arm中国董事长首次回应”夺权风波”:Arm无权罢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