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隆基、保利协鑫联手的市场猜想:“化敌为友”或意告诫“拥硅自重者”?

原标题:隆基、保利协鑫联手的市场猜想:“化敌为友”或意告诫“拥硅自重者”?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 韩一奇

光伏行业一则巨头间合作的消息令市场颇感意外。

隆基股份(601012.SH)2月2日公告称,同与江苏中能硅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江苏中能)签订高达70亿元的未来三年多晶硅料采购协议。

这则公告引发市场关注的原因在于,江苏中能是保利协鑫能源(03800.HK)的全资子公司,而保利协鑫和隆基股份在硅片和组件领域是直接竞争对手的关系。

作为分属于单晶硅龙头的隆基股份和多晶硅龙头保利协鑫能源,双方此前不断争夺“全球最大硅片商”的宝座。此次硅料业务采购长单,是双方近年间少见的大手笔合作。

正如同当下的热议的“182和210”的硅片尺寸争议,“单晶硅片和多晶硅片谁更符合市场”的单晶、多晶之争此前也是光伏行业的热点话题,而隆基股份和保利协鑫能源更是这一争论话题不可绕过的主角。

直至近年单晶硅片在市场的胜出,双方的竞赛才告一段落。中国光伏行业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多晶硅片需求锐减,市场中单晶硅片产量占比达到80%,单晶硅片已占绝对优势。不同于隆基股份近年来的快速发展,保利协鑫能源自2018年后出现连续亏损,更深陷债务泥潭。

不过,保利协鑫能源“重金押宝”的颗粒硅业务似乎正给其带来新的转机。

2月3日,保利协鑫能源颗粒硅业务的研发与制造主体江苏中能宣布迈入万吨级产能规模。

隆基股份和保利协鑫能源的联手也带给行业一个大胆的猜想。“在光伏快步发展的情况下,去年硅料价格大幅上涨,‘十四五’光伏的装机规模又会有一个大的提升,一些硅料生产企业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认为光伏行业‘拥硅为王’。此次与‘老对手’的合作似乎像是隆基的一个表态,告诉部分硅料生产企业不要‘拥硅自重’。”河北地区一位资深光伏从业者表示。

在多位行业受访者看来,2021年光伏企业间的联盟和阵营或将发生更多意想不到的变化。

昔日“敌人” 今日“盟友”

2月2日,隆基股份发布公告称,为保障多晶硅料的供应,公司7家子公司与江苏中能签订多晶硅料采购协议。双方未来3年多晶硅料合作量不少于9.14万吨。

按照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近日公布的单晶高纯硅料成交均价9.06万元/吨测算,预估本合同总金额约73.28亿元。

江苏中能是保利协鑫能源的全资高纯多晶硅生产企业,此次携手的双方的身份是引发市场关注的原因。

隆基股份和保利协鑫在硅片和组件领域是直接竞争对手,双方此前因争夺“全球最大硅片商”之位曾“打的不可开交”。单晶硅片和多晶硅片的不同路线选择更是让双方成为光伏行业此前单晶、多晶之争的主角。

据悉,光伏硅片的技术路线主要分为两种:单晶硅片和多晶硅片,单晶硅片制成的光伏电池转化效率高,但成本相对较高,多晶硅片转化效率低,但成本较低。

不同于隆基股份生产单晶硅片,在保利协鑫的硅片总产能几乎全部由多晶硅片构成。2019年保利协鑫硅片总产量32GW,其中多晶硅片产量约29.5GW,单晶硅片产量约2.5GW。

不过,随着近年来单晶硅片技术的不断提高,其生产成本已经获得大幅降低。目前市场对转化效率更高的单晶硅片产生更多需求。

中国光伏行业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多晶硅片需求锐减,市场中单晶硅片产量占比达到80%,单晶硅片已占绝对优势,多晶、单晶之争也告一段落。

然而,在单晶硅片产能上,保利协鑫能源已经远远落后于国内单晶硅片两大巨头隆基股份、中环股份(002129.SZ),后两者已经占据国内单晶硅片总产能的六成,形成双寡头垄断。

2020年底,保利协鑫能源单晶硅片产能达到10GW。与之对应的是,2020年底,隆基产能超过70GW,中环股份产能超过50GW。

多晶硅料是生产单晶硅片的上游原材料。在多晶硅料领域,保利协鑫能源曾是全球最大的生产商,而通威股份(600438.SH)则是其最大竞争对手并在去年产能反超保利协鑫能源。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此次之间的采购合作,行业人士感受到了一丝“题外之意”。

“之前隆基股份和通威股份在多个业务环节有着深度合作,也多次向通威采购多晶硅料。但这次长订单的合作并不是通威而是选择了‘老对手’保利协鑫,挺出人意料。”北京地区一位券商行业分析师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隆基股份投资80亿元在陕西年产15GW单晶电池项目的推进,隆基股份和通威股份在电池片环节成为竞争对手。

而在硅片尺寸之争中,通威股份也是同隆基股份的竞争对手、单晶硅片双寡头之一的中环股份加入了“210阵营”站在了“182阵营”扛旗手隆基股份的对立面。

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在经历了去年上游原材料接连涨价的行情后,隆基股份在去年年底密集开启了与多家光伏上游企业的采购长单合作。此次同保利协鑫合作也仅仅说明隆基为了保证供应链稳定将合作客户范围更加扩大,隆基此前也同特变电工签订了近200亿元的多晶硅采购协议。”

保利协鑫押宝颗粒硅

隆基股份选择同保利协鑫能源合作与后者在颗粒硅业务上的突破不无关系。

2月3日,保利协鑫能源宣布旗下颗粒硅研发与制造主体江苏中能的有效产能由此前的6千吨提升至1万吨。

去年9月,江苏中能5.4万吨多晶硅料项目正式开工建设,该项目总投资47亿元,采用颗粒硅技术。

2月3日,江苏中能颗粒硅新产能的第一批颗粒硅产品正式下线。据悉,包含中环股份和晶澳科技(002459.SZ)在内的客户现场对保利协鑫颗粒硅产品进行实时认证。

对于颗粒硅(FBR)的核心技术竞争优势,保利协鑫方面介绍称:FBR法颗粒硅可达到电子级标准,满足光伏级N型高效要求;生产成本更低,同等条件下,颗粒硅比棒状硅生产成本低30%左右;下游配套增益明显,颗粒硅有助于客户提高工艺智能化水平;客户产品增益,FBR法颗粒硅可显著降低下游客户单晶产品生产成本;制造全过程完全植入“碳循环”体系,发力碳中和,实现碳减排。

不过,交银国际研报指出,FBR颗粒硅项目工艺的产品成本以及工艺稳定性等关键指标仍不明朗,而成本的问题甚至决定了该技术能否完全取代西门子法。

事实上,颗粒硅正是保利协鑫能源早在2013年便开始的项目。彼时其刚于2011年坐上全球硅片产能头把交椅不久,然而受欧美“双反”等因素影响,中国光伏制造业出现产能过剩危机,硅料。硅片价格大幅下挫,2012和2013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28.51亿元和亏损5.22亿元。

2014年保利协鑫能源实现业绩扭亏,归母净利润15.42亿元,并至2017年间不断实现盈利。不过,对于多晶硅路线的选择却又让其陷入了困境。经过不断扩产,2019年底保利协鑫能源多晶硅片产能达到35GW,较2011年扩产5倍。

然而,随着单晶硅片技术的生产成本降低和市场对转化效率的更高要求,保利协鑫的的多晶硅片价格一路走低。此外,光伏技术的迅速迭代也加速了老旧产线和设备的淘汰。2018和2019年保利协鑫再度陷入亏损,分别亏损6.94亿元和1.97亿元。

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亏损达到近20亿元。此外,公司短期借款高达250亿元,流动负债合计470亿元。

在此背景下,重金押宝颗粒硅,成为了保利协鑫能源摆脱困境的选择。

1月14日,保利协鑫能源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配售代理订立配售协议,以每股1.08港元配售39.68亿新股,配售所得款项净额约为41.48亿港元。公司计划将配售所得款项用于降低债务融资水平及负债比例,以调整负债结构及发展公司FBR法颗粒硅业务,提升产能。

值得一提的是,在光伏行业大踏步发展的当下,硅料的价值再度被重视。而颗粒硅也似乎也正给保利协鑫能源带来新的转机。

除去此次同隆基股份签订的近70亿硅料长单,近期保利协鑫能源还同中环股份签订了硅料采购协议,在2022年1月至2026年12月间,中环股份从保利协鑫采购硅料合计共35万吨。

据TechWeb测算,型号为一级太阳能料的多晶硅国内目前主流成交价在57000-61000元/吨,35万吨多晶硅价格约200亿元。

保利协鑫能源彼时称,为满足客户对颗粒硅的期待,每年多晶硅供应量之中将包括较大比例保利协鑫附属公司现有及未来规划颗粒硅产能的实际产量。

在股价方面,在包括颗粒硅业务因素的驱动下,自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保利协鑫能源股价累计涨幅已接近8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网址_[信誉网站] » 隆基、保利协鑫联手的市场猜想:“化敌为友”或意告诫“拥硅自重者”?